新闻中心 NEWS

新闻中心

生物医学博士深情回眸:难忘那份浓浓父爱

在光谷生物城,提起曾博士的抗衰老面膜,几乎无人不知。而在7年前,我也没想到自己会与高科技美容抗衰老行业产生交集。我就是曾建华博士,现任武汉华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,兼任中国政法大学MBA特聘教授。回眸来时路,我所有的激情和动力,都来源于我的农民父亲曾令月。

 1.生物医学博士结缘美的事业

我本是华中科技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生物医学博士。2010年,我在武汉某大型美容整形医院实习时,任海外项目负责人和抗衰老中心主任。我在此第一次接触到高端美容市场和护肤品市场,也看到了抗衰老领域惊人的市场潜力。当时,最流行的是注射玻尿酸、肉毒杆菌来抗衰老,但多少有一定风险。

一次,一个顾客问我:“有没有不注射,只需要直接涂抹在皮肤上的抗衰老面霜?”这让我想到了自己正在跟导师、著名药理学专家陈建国教授进行的“基因重组改构的还原酶”项目。这种高科技基因工程和分子透皮技术,可加快肌肤新陈代谢,令皮肤和细胞逆转恢复到年轻饱满的状态。但其自身不具有穿透细胞的活力,无法在人体长期存在。我想,如果能找到一种让这种基因穿透细胞的技术,是不是就可以让爱美的女士像擦面霜一样、靠皮肤涂抹就能达到注射玻尿酸等的抗衰效果?

于是,我扎进实验室,迅速投入“新型抗衰老化妆品添加剂的研制及功效学研究”中去。通过不懈努力,我的研究取得了重大技术突破,该项目不仅获得华中科技大学自主创新研究基金资助,而且获得国家技术发明专利。为了让这种高科技生物美容产品,帮助中国女性留住青春和美丽容颜,我产生了创办一家生物医学护肤企业的梦想,并创办了武汉华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。2014年,我入选武汉·中国光谷“中国创业榜样”5强,武汉市2014年度“黄鹤英才(专项)计划”,成为大学生留汉创业的典型代表,年销售收入在3000万元以上。

许多人问我,为什么没有选择高校教师、医生这样稳定而高收入的职业,敢于去创业?我也在问自己,创业的这股子勇气、胆识和能力,都是从哪里来的?这时,我的脑海里就会不知不觉涌现出童年的记忆中父亲那和蔼的面庞。

我的父亲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,和美容、时尚丝毫扯不上关系。但他的陪伴方式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,并成就了我。

2.一个农民父亲的教育远见

我出生于湖南郴州市桂阳县的一个农民家庭,我家有三个孩子,我是老大,还有两个妹妹。当时,我们县是全国有名的烟草大县,我家的13亩地全部种植烟草。当时烟草的收购价很便宜,每公斤只能卖两三元钱,维持一家人生活紧紧巴巴,所以我父亲就在种烟草的同时,还去收购烟草,再卖给来自广东的商人或烟草站,一斤能赚8毛钱差价。

每次去邻村收购烟草时,父亲总喜欢问我:“你要不要同我一起去呀?”我总是欢天喜地地答应:“我去!”我喜欢坐在父亲摩托车上风驰电掣的感觉,我喜欢跟父亲顶着大太阳挨家挨户聊天、谈价格、过秤的感觉,我喜欢跟父亲在一起分辨不同烟叶质量、再归类、分别以不同价格购入或卖出的经历。渐渐地,我这个小孩子也成了半个烟叶行家,不仅算账麻利,还学会了察言观色、谈判沟通等很多在课本中学不到的东西。虽然父亲在收购烟叶时,也被人骗过,对方拿淋了雨的烟叶来以次充好,但父亲在卖出时仍将这些烟叶挑出,以低档次价格卖出,很讲诚信。我吃过父亲吃的苦,更懂得生活的不已,所以我很听话、孝顺,没有其他同龄人身上的叛逆。

1989年,我家攒下5万元积蓄,还盖了两层小楼,这在当时的农村是不多见的。1990年,同乡叫我的父亲一起南下广东打工,因为他是村里的能人:会盖房子、木匠活儿手艺好、精通修理。但是不知怎么,他没去,而是留在农村。

此后,我父亲没有继续收购烟叶,而是干了一件很大胆的事:用5万元积蓄再加上借的钱,承包了一个500亩的荒山,全部种上橘子树。橘子树至少要等3年才结果实,所以我家因没有收入就向我姑姑家借了3年的米吃。此时的我刚7岁,在桂阳县北关完小上学。1991年,我父亲在种橘树的同时,也种了些西瓜。每到暑假,父亲问我愿不愿意去看瓜田?我可高兴了,就住瓜田里,像鲁迅笔下的“少年闰土”那样,每晚都要防备野猪等动物来偷吃,我自己却坐在瓜田里大快朵颐,吃得肚儿溜圆。

1993年,我父亲为了给果园施肥,在牛栏拖运牛粪时,脚被牛栏的钉子扎破,并得了破伤风。当时,我们县里得这种病的人还没有能治愈的,县里多家医院都不敢收。最终,县人民医院将我父亲接收,并采用西医、中医、甚至民间偏方,将昏迷了30余天的父亲治愈,这也成为该院第一次治愈破伤风的成功病例。

大病初愈后,家庭经济更加窘迫。父亲又去挖河沙赚钱。此时,曾南下广东打工的同乡们很多都做包工头,赚了上百万元,而我的父亲比他们手艺、头脑都要好,却还在贫困线上挣扎。高中时,我问父亲为何当年放弃去南下打工的机会?父亲说:“我也想出去赚钱,但更想陪在孩子身边,把你们培养成才。”比起发财的机会,教育好孩子更重要。这就是我仅有初中学历的父亲的远见。

我这才明白,为什么我父亲会将当时仅5岁的我“扔在”舂陵江的浅水湾,“逼”我学游泳;为什么会在我和两个妹妹仅有十岁时,教我们开摩托车;为什么出去采购烟叶、经营果园时,总带着淘气的我,甚至“放权”,让我独当一面……我喜欢跟父亲出去见识新鲜的世界,却不知道父亲在用“参与式”的教育方式,一直在培养我书本以外的生存技能、广阔视角和灵活思维,以及坚毅、勇敢、乐观、诚信等品质。

    后来,我以638分的成绩考入华中科技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。为了减轻家庭负担,我一面努力学习争取奖学金,一面做兼职养活自己:周末每天穿梭于武昌、汉口、汉阳连做三份家教,平时卖手机充值卡、德生牌收音机、牛津字典、球衣等。就这样,我在本科毕业时攒下5万元积蓄,同时以优异的成绩被本校保送硕博连读。


3.父亲的鼓励是我不竭的动力

2009年,我在攻读硕士学位期间,在导师的指导下开始进行有关蛋白酶和蛋白多肽的课题研究,初涉抗衰老研究领域。读博期间,我在美容整形医院实习时,看到了抗衰老领域惊人的市场潜力,正如开篇所言。我回校后投入科研中去,并取得重大技术突破。

我迫切希望将科技成果产业化,便萌生了创业的念头。2011年6月,我依靠导师借给我的5万元钱,又找来7个学弟学妹,创办了武汉华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。成立公司后,我才打电话告诉父亲。他没有反对,只是沉默片刻说:“你是全乡唯一的博士,咱全村的人都望着你呢,既然已经决定创业,你就要好好干!”

受父亲的影响,我十分看重诚信,对产品的任何瑕疵都持零容忍态度。记得在公司成立后的6个月里,我们投资20万元,自主研制了第一款主打产品——E滋养润肤霜。但由于生产厂家的疏忽,原本应是白色的膏体中却多了一抹淡黄色。等我们发现时,已卖出了3箱。对此,生产厂家的解释是:由于生产管道没有清洗干净,留下了上一单护肤品残余的维生素。厂家说:“你可以接着卖,维生素是安全的。”但我觉得,只要产品与我的预期不一致,就不能出售。于是我毅然废掉了这20多万元的产品。

20万元打了水漂,公司陷入绝境,我却得到了父亲的赞赏,他对我说做人做事要讲诚信,钱没了还可以再想办法,总有出路。他要把家庭积蓄都拿出来给我,但我婉言拒绝了。他的精神鼓励是我满血复活的最大动力。在我的努力下,十多天后,华中科技大学产业集团技术转移有限公司给了我公司一笔30万元的天使投资,帮助我们渡过难关。我们重新生产维E霜,并实现了盈亏平衡。

积累了一定资金后,我将研发的抗衰成果“华肽一号”添加到生物医学护肤产品中,这成为我公司拥有核心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。它采用基因工程和分子透皮技术,具有优异的渗透力,能使还原肽真正渗透皮肤肌理层,具有重建皮肤内部结构、促使细胞再生、延缓肌肤衰老等功效。渐渐地,我公司的生物医学护肤品初具规模,从维E霜,到生物医学护肤品牌“华肽一号”和“曾博士”,我开发了从眼霜到面膜十余个单品,覆盖各个年龄层的女性。2015年,我公司在新四板S版(科技版)挂牌。

创业7年来,我创办了武汉华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、玖肽集团。玖肽集团是一家类阿里系、腾讯系、华为系一样的国际化控股公司,致力于打造互联网+大健康+大美业的国际顶尖科技成果转化平台!未来5-10年,公司将整合3000名全球顶尖博士,3000名销售精英和3000名系统工程师,通过社交电商新零售的方法,打造千城万店,发展1亿名创客团队。目前平台已上线多项核心技术产品,包括:三高、肥胖、便秘、疤痕、斑点、检测、抗衰和修复、过敏等,解决了大健康大美业的痛点问题!从抗衰生物医学护肤到玖肽集团,我的创业项目始终处于风口之上。2018年8月22日,我收到来自中国日报社的《关于商请支持拍摄“改革开放四十周年”纪录片》的采访函,我作为被邀约采访的4名武汉企业家之一,深感光荣。

回首创业路,我对每一位给予过我帮助的人都怀着感恩之心,尤其是我那农民父亲35年来精心的陪伴和“参与式”教育方法,让我永远敢想、敢干、敢闯。如今,已经60岁的父亲还经常同我一起钓鱼、晨练、聊天……像我儿时那样。